与时间赛跑,与病魔抗争

  • 2007/4/29
  • 湖南省儿童医院

    20日凌晨2点贺俊尧被转入感染科隔离病房。入院时发热,咳嗽少痰,体温40℃,呼吸稍促,双肺呼吸音粗,肺底可闻小水泡音。白细胞(2.81-6.1)×109/L,淋巴细胞(0.756-0.7)×109/L,血小板(157-269)×109/L。胸片可见双肺门附近肺野及左上肺段斑片影,余肺纹理模糊可见网状改变。其姐姐贺茵前一天转入我院,病情更严重,不到24小时,因呼吸和心力衰竭抢救无效死亡。院长祝益民非常重视,当晚来到ICU组织抢救,指示决不能让贺茵的悲剧重演。结合当地禽流感疫情,且其姐1天前因‘肺炎ARDS’已死亡,考虑“人禽流感”可能。医院决定迅速转入感染科隔离病房,隔离、防护措施基本跟SARS一样,3名医生、5名护士全封闭式轮流值班,规定医务人员进入隔离病房就不能出来。
    10月19日上午清早,时任副院长的高纪平教授(现任院党委书记)亲临病房,指挥成立贺俊尧救治小组,感染科主任罗如平任组长,护士长陈杏芳任副组长。同时成立专门的专家指导组,包括祝益民院长、高纪平副院长以及在国内享有盛誉的急救老专家赵祥文教授、朱之尧教授等人。在成立救治小组和专家指导组时,考虑到不能排除人染禽流感,医院准备动员共产党员先上,谁知动员令还没有下发,得知消息的医生护士纷纷写下请战书,医生于四景、曹建设、唐莲,护士陈志女、赵涛、李清华、杨莉找到罗主任和陈护士长,主动请缨要求第一批进入隔离区,有的医生护士家属也来到病房表示全力支持丈夫和妻子的工作,请医院放心,组建救治小组和专家指导组意想不到地异常顺利。
    工作很快安排好了,每一个工作人员都随时待命,不准关手机,进入隔离病房就不准外出,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然而,却没有一个人退缩。
    随即,副院长高纪平组织召开全院专家大会诊。专家诊断基本同意入院诊断:不排除人禽流感(H5N1型),作为疑似“人禽流感”病例进行诊治。
    按照专家会诊指导方案,救治小组迅速予以抗菌、抗病毒等治疗,并加用静脉丙种球蛋白及小剂量激素,以增强抵抗力和免疫力,并设立特护,严格各项隔离措施,同时立即向上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区、市、省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汇报病情,采取病人相关标本送检。
    20日,内地疫区有发烧重症“不明肺炎”患儿消息的香港、澳门以及驻北京、上海等地境外10多家新闻媒体蜂拥而至,医院办公室出于小俊尧正在抢救中不宜打扰的考虑,加之送检的标本尚未出结果,经请示省卫生厅暂不宜公布,在与记者交涉做了大量的工作,并承诺等小俊尧病情稳定和送检结果出来后才接受采访后,媒体朋友表示理解。接下来的几天,全国各地媒体和社会各界人事咨询电话每天多达30多个,院办公室和医务科工作人员耐心细致的作了解释工作,确保了小俊尧有一个良好的救治环境。
    21日,小俊尧体温恢复正常,精神食欲开始好转,但还没有脱离危险,救治小组没有丝毫懈怠,仍然24小时观察病情,24小时特护。
    22日,救治小组和专家指导组第二次会诊,认为小俊尧病情已有好转迹象,证明此前治疗方案有效,建议继续按原方案治疗。
    23日,第4次复查胸片提示肺部炎症有吸收,咳嗽及双肺罗音减轻。下午,“于医生,快,43床咯血了。”这是志女(护士名字)的声音,充满了紧张和不安。还没来得及戴手套的于医生直奔病房,“怎么啦?”“他刚刚咳嗽,吐了血。”志女拿着纸巾给于医生看了一下,上面鲜红的血格外刺眼。不会是肺出血吧,想到这里志女更加紧张。“量个血压!”“血压正常。”“小俊尧,张开嘴,让医生看一下。”“没有,是牙齿有点出血。”“现在感觉还好吧?”“还好,没有哪里不舒服。”此时此刻,志女终于松了口气,弄了半天原是虚惊一场。为了让贺俊尧从其姐姐的阴影中(姐姐已病故)走出来,我们帮助他辅导功课,讲一些有趣的故事给他听,慢慢地贺俊尧的情绪恢复了稳定。
  10月24日 ,小孩的精神看起来好多了,能够自己坐起来。中午的饭菜自己吃了一大半,话语也比以前多了,体温恢复正常。
  10月27日 上午,终于在孩子的脸上看到了笑容,看电视《一家老小向前冲》时,他忍不住笑出声来。也许没有了头晕、咳嗽的痛苦,人感觉也舒服了很多。下午,他一下变得沉默,眼睛一直望着窗外,“贺俊尧,你怎么啦?”“阿姨,我想妈妈。”“那你要乖一点,快点好起来啊,你妈妈就会来接你了。”“嗯,我要快点好起来啊,我不怕打针的。”孩子的懂事超过了他的年龄。
  10月29日,小俊尧可以下床活动了,看到他一天天地好起来,我们心里也是由衷地高兴。贺俊尧处在隔离区,非常想念他的父母,却不能进隔离区看儿子。医院得到情况后,设立了一台电话,专门为贺俊尧和其父母开通。父母的鼓励,让贺俊尧心更加安定下来了。
  10月30日至11月12日 ,两个星期过去了,小俊尧脸上的笑容也一天天多起来,言语也轻松多了。 在这期间,从贺俊尧进病房起,怎样让他早日康复成了科室、医院乃至上级领导们的工作重心。院领导多次亲临隔离区,指导相关工作。祝益民院长亲切询问:“你们辛苦了,一定要让小孩好起来啊,有什么困难和需要尽管说。”高副院长为了我们的饮食亲自到我们的生活区察看并督促食堂一定要保证营养;医务科长何晓担心洗衣服的困难,更是送来洗衣机;感染科李主任、印主任为了让我们定心工作,经常说一些鼓励的话语……看到天凉,李主任关切地为我们准备棉拖鞋;护士长也为我们送来棉袄,怕我们闷,又跑上跑下亲自租来碟片,为我们送来了精神食粮,见到我们依然笑呵呵的,“再累也是为咱们这个大家庭啊!”
  累并快乐着。护士长经常提醒大家:面对不明原因的这类疾病,一定要加强自我防护,严格遵守消毒隔离制度,只要有严谨的工作作风、良好的身体状况、平和放松的心态,我们一定能够抵御和战胜病魔。
    25日,医院组织第3次会诊,专家建议停用氨氯西林,鼓励患儿多进食,同时预防感冒和二重感染。
    看着小俊尧一天天好转,医务人员感到非常高兴,经过几天的相处,医生护士深深喜欢上了这个稚气未脱却异常坚强的“小客人”。小俊尧能下床后,护士长陈杏芳自己花钱买来几样玩具,经过严格消毒后送进隔离区,陈志女、赵涛、李清华、杨莉等隔离区的护士变着花样陪小俊尧玩。还不忘给小俊尧补课。紧张的隔离区终于有了一丝轻松和喜悦!
    27日,国家疾病控制中心重点实验室、省卫生厅、省疾病控制中心组织各级专家再次分析讨论小俊尧病情,同意我院的诊断和治疗方案。
    28日,省疾控中心开展对小俊尧咽拭子、血清等标本禽流感和流感相关检测,结果为阴性。29日,国家疾控中心的检测结果也呈阴性。但是我院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更没有解除隔离。事后,罗主任说,一般来讲人禽间感染的病人中,PCR应该全部是阳性,我们的PCR却是阴性的,这涉及到采集标本的时间、病毒量、实验室的实验条件等。就象治疗败血症一样,关键也是找病毒,但是不能因为找不到病毒就排除病毒的存在,我们自始至终都未放弃隔离,一直隔离治疗了20天。一个科学的态度是,即使检测结果是阴性,也不能完全解除隔离,一定要恢复期2到4周内的血清样本检测呈阴性才能完全排除人禽间感染。这就是一个儿医人严谨、求实、科学的工作作风。11月中旬,卫生部采集了贺俊尧的血清样本,测出他在恢复期的血清抗体呈阳性,随后卫生部确诊贺俊尧是人禽流感患者。
    从31日起,治疗小组停用所有的静脉输液和抗生素治疗,仅口服药物治疗。11月7日,经过我院专家会诊,小俊尧的血像、体温、食欲、睡眠、大小便和体重等各项指标的检测均达到正常范围,复查胸片较前明显吸收,符合病程自然转归,临床上完全治愈。
    11月13日,我院将孩子的1万元医药费退回给家长,治疗费用共花了2万多元,这还不包括隔离费用,隔离人员每个人都是3层防护服,呼吸机、监护仪都用上了,这笔费用暂时由医院承担。在院周会上,祝院长表示,作为医务人员要对得起生命的重托,在救治贺俊尧的过程中,医院考虑得更多的是:如果成功救治了一个禽流感病例,将会消除社会各界很多恐慌。

热烈庆祝湖南省儿童医院开院30周年

(198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