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心施救,二毛死里逃生

  • 2007/5/9
  • 湖南省儿童医院

  见无奈中的陈红革和家人,决定把孩子转往费用相对便宜的县医院继续治疗,非常明白转院对二毛来说就是意味着死亡的高主任对陈红革道:你这个孩子过了这么长时间活到今天,非常不容易,若此时不继续治疗非常可惜。高主任给陈红革做了个把小时的工作,让陈红革把孩子仍留在医院里,她帮陈红革想想办法:他是一条生命,我们珍惜他,你也要珍惜他啊!高主任说着流下了眼泪。医院的祝院长与科室商量后,决定减免二毛后期的医疗费用。

  如此一来,医院免去了二毛后续救治的所有费用共8万多元,二毛的生命终于又有了希望。而这些波折,孩子的妈妈却始终蒙在鼓里。转眼到了5月底,身体已经恢复的邹小琴天天都在询问着自己的三个孩子,希望能马上到医院去看看他们。陈红革每天都骗妻子说:三个孩子都很好,都平平安安的。一个多月后,他才告诉妻子说:其实,生下来的第五天老大没了,第九天老三走了。听到这个噩耗,妻子伤心得泪流满面。对一个母亲来说,尤其是对一个以38岁的高龄怀孕,刚生下三胞胎的母亲来说,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而且三个婴儿她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只剩下一个了。

  虽然失去了两个孩子让一家人非常伤心,但毕竟二毛的状况还是让陈红革与邹小琴感到了希望。邹小琴去了医院,看到那个在保养箱里身个小小的袖珍婴儿,听到高主任和杨慧医生说:孩子的身体情况已向好的方向发展,往后会一天比一天好。她心里充满了对儿子的怜爱,陈红革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这个脆弱的小生命,似乎感觉到了爸爸妈妈对自己的牵挂和不舍,他的情况在逐渐好转。为了让二毛彻底摆脱呼吸机,医生们通过反复实践,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脱机方法:通过逐步调低氧流量和呼吸机参数,刺激二毛自主呼吸的功能。月时,二毛终于撤下了呼吸机,改上鼻塞呼气给氧,度过了他生命存活的最重要的一关。医务人员们都非常高兴:小不点的二毛,真的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这个小家伙还是挺争气的。有时候,医务人员们挺感谢他能如此顽强地活下来:他的存活,就是给予了他们在那段时间里,为抢救他的生命所操劳而在身体和心理上所受压力的最好的回报。

二毛能被抢救成功活下来,是幸运的;然而他又是不幸的,87,是他出生的第110天,原本计划可和父母亲回家团聚的,可眼睛监测出有视网膜病变,早产儿、小于1000的低体重儿发生视网膜病变的几率是100%,如果不做手术治疗,就会留下视力低下的终生遗憾。当天,就在医院接受了双眼视网膜冷冻术,手术只用了30多分钟,非常成功,术后恢复得也很好。

如今,已快一岁的二毛已能自己吃点米饭,除生长发育指标稍落后以外,其他生命体征基本平稳,体重也已有了10斤多。这个超低体重“袖珍”男婴的成功救治,创下了全国体重最轻新生儿的救治记录。这个500超低体重“袖珍”男婴的成功救治刷新了我院新生儿科自1987年开院以来的出生体重最低,同时也创下了全国体重最低新生儿的救治记录,标志我院救治超低体重儿的医疗技术水平又有了新的突破。

陈红革夫妇对救活了他们孩子的湖南省儿童医院的医护人员充满了感激之情。在湖南省儿童医院里,他们代表孩子,逢男的叫爸爸,逢女的叫妈妈。他们说:这个孩子有千千万万的爸爸妈妈。他们夫妇给孩子取名叫“陈湘益”,意思是在湖南受益。他们希望孩子能记住在湖南抢救期间所有帮助过他们的好心人。

热烈庆祝湖南省儿童医院开院30周年

(1987~2017)